主页 > Y生活城 > 我分享,故我在:充满好友的网路世界和萤幕前孤单的你,哪边才有 >

我分享,故我在:充满好友的网路世界和萤幕前孤单的你,哪边才有

时间:2020-07-10 编辑:

科技的发达,造就了便利。各种标榜着「科技始于人性⋯⋯」的广告词,看似合理地诠释着高科技产品的存在价值,却也逐渐扭转了我们对于人类沟通模式的认同感,连我们的心智、思考和社交能力,也都默默地跟着起了令人担忧的变化。

我常听到身边朋友抱怨自己的记忆力越来越差,小时候很多事都可以倒背如流,但在网路通行的现代,脑容量似乎却大大缩减了。说到网际网路,的确为人类的生活带来史无前例的改变,包括人类思考、沟通方式和记忆力,无不受到重大影响,哈佛大学最近公布了一项研究,测试人们把网际网路整合到主观自我意识的倾向有多强。

这项研究说明人们在遇到琐碎问题时,已习惯随手就求助搜寻引擎,将来自网站的资讯一字不差地用在解答后,竟然会继而产生「答案是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记忆,而非搜寻网站得来」的错觉。这样的结果显示,人们在使用搜寻引擎后,对自我认知能力的评价增加,并不是因为正确答案让他们得到立即的正向回馈,而是在使用搜寻引擎功能后,让人们自以为网际网路的知识已成为自己认知能力的一部分。

我分享,故我在:充满好友的网路世界和萤幕前孤单的你,哪边才有
将网站资讯一字不差地用在解答后,竟然产生「答案是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记忆而非搜寻网站得来」的错觉。

这样的结果,其实已经证明人类开始完全不加思考地和虚拟世界融合而不自知。与其说科技始于人性,倒不如说是人类已被高科技所控制。资讯时代的来临,似乎创造出一个自以为比前人知道更多的新世代,然而大脑对网际网路的依赖,也正代表他们对身边世界的了解已经比以前的前人更为减少,对人心的敏锐度,也比以前的人更薄弱。

人们对于网站资讯的照单全收,也让很多人开始不再思考。如果有一天发生灾难而无法再使用网路时,人类自以为拥有的能力和记忆将会突然失去功能,这现象的确值得我们担忧。

你或许会认为孤独寂寞只是一种很不好受的感觉,但是这种很多人极为害怕的感受,其实已经成为高科技厂商利用来赚钱的重要因素;抽丝剥茧来看,害怕孤独寂寞的人性,根本就是我们人类最常被利用的弱点。

感人韩剧里的浪漫爱情,让你暂时忘却孤独寂寞,彷彿自己就是剧里那个正在爱里面的角色,在爱与被爱的投射想像中得到补偿;深情的情歌唱出你内心深处的孤独寂寞,原来茫茫人海中还有这幺一个人如此精準地懂你的伤,音乐娱乐相关产业在你被疗癒的同时,赚进大笔钞票;三五好友们,为了让你不再感到寂寞,一起相约喝酒享乐,餐饮娱乐业者因此大赚一笔。

脸书和各种交友网站,更是深知人类害怕孤独寂寞的弱点,创造了虚拟的社交群体,让大家共同沉浸在虚拟世界中,于是有越来越多人开始在网站上相互取暖,活在自以为生活中充满好友的幻想中,业者也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利用人们怕寂寞的弱点赚进了大把钞票。

我分享,故我在:充满好友的网路世界和萤幕前孤单的你,哪边才有
孤单和社群网站,是互赖关係也是因果关係。

与其说社交网站的成功是来自高科技带来的便利,我看到的却是害怕孤单的人们对于虚拟世界的上瘾。试问,在社交网站商机不断创下各种记录的现在,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真的被拉近了吗?还是,就像染上毒瘾的人一样,接下来的后遗症,反而是让人类的孤独寂寞感如同黑洞般地日趋扩大。

社会学者针对人类社交能力的研究指出,人类团体的最大规模约莫是150名成员,只要超过150个人的上限,就比较无法维持亲密沟通,也难以互相了解。所以,人类各种组织的门槛维持在150名成员左右是最为理想,否则需要更多的规範来控制。如果团体里的人数超过这个数字,团队的社交秩序就会开始解体,并可能会分裂成两个分开的小团体,而团队中的沟通语言将帮助型塑更大且更稳固的团体。

不过,在现今教育和民主观念的影响下,鼓励每个人要做自己、成为独立个体,而每个个体又是由个人成就来证明自我的存在,像是有份工作、财富、自我形象、社会地位和各种消费主义⋯⋯等等。在这个个体成型的过程中,许多人会为了实现自我的理想,而失去了与社交圈子及家庭的连结。但是在目前社交结构弱化的状态下,越来越多人将自己定义成孤单的个体,这种社交功能的改变,让本来喜欢群居的人类也因此容易感到孤单,而孤单寂寞的情绪,似乎也成了现代社会中最普遍的社交问题。

我分享,故我在:充满好友的网路世界和萤幕前孤单的你,哪边才有
当人类对社群网站更加依赖,我们将逐渐失去社交的能力。

人类自古以来就是群居的生物,孤独寂寞的感受会让人们感到不安焦虑;然而矛盾的是,人们在真实世界里也会害怕亲密。社交网站这种既热络却又疏离的完美人我距离,促成它具有在人类社会中蔓生扩展的先天优势。但是,弔诡之处在于,发生在社交网站上的「社交」行为,却可能把人推向更巨大的空虚,就像高潮狂欢之后只徒留的动物感伤。

于是,在社交网站与科技产品的盛行之下,更简单、有希望、乐观⋯⋯的种种社交现象或虚拟的幻想继而开始产生,反使孤独寂寞而衍生出来的社会问题日趋严重。

在网路世界中,人们得以编辑自己设定的自我形象,按按键盘即可轻易删除或改变任何有关自己的事情,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人;人们没有建立真正深刻的友谊,而是着迷于无止尽的个人行销。人们变得沉迷于虚拟恋情,被形形色色的社交网站所粉饰的假相误导;像集邮一样地收集朋友,不去分辨质与量;对于友谊的定义和人际间的亲密度,变成了交换照片和网路聊天对话如此般的简单程序。

我分享,故我在:充满好友的网路世界和萤幕前孤单的你,哪边才有
当科技剥夺了我们的人性,我们是否会为此走上街头?

大家都活在一个自以为朋友很多的幻觉里面,牺牲掉了人与人之间真实的对话和有温度的互动,然而实际生活中却成为更孤单的个体。所谓的社交互动,只不过是一连串由0与1所构组的数位纪录。这个时代现象型塑了新时代人类自我存在的一个新注解:「我分享,故我在。」人们藉着分享自身的思考和感受,在虚拟的科技世界里定义自我的存在。

可怕的是,很多人开始捏造经验,好让自己有一些东西可以分享,可以感受自己还活着。这些人误解地认为,永远与虚拟世界的好友们连结,就不再感到孤单寂寞了。可是这种想法的形成,却让人处在危险中,因为如果回到真实世界后将更无法与自己独处,也只会体验到更加孤单寂寞的空虚感。社交网站改变了我们的人际关係,更改变我们本来在做的真正踏实行为,只因为科技在我们最脆弱孤独的时候,也如同毒瘾般地吸引我们逐渐上瘾。

如果,科技真的始于人性,那幺,你上瘾了吗?

(社会网站的你 V.S 真实的你吗?)

  猜您喜欢的文章